【瓶邪】小脑洞

不同原著设定,十年里天真的梦延伸,如果没看过原著可能看不太懂这个段子_(:ᗤ」ㄥ)_可能寒假哪一天会把这个脑洞完善


我才知道小哥每一次失忆都预示他这块石头精可能要变回石头了,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居然一直好好的,没有如何问题。


“小哥,这一个你的使命是什么?”


“陪你。”


突如其来的情话直往心上撞,我心说这闷油瓶子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话了,想去质问胖子,没想到他又添了两个字。


“到老。”


胖子嗷嗷叫着捂着心脏跑出去,直呼我俩虐待单身狗。我正消化这四个字的信息量,突然感觉老脸挂不住了。


“小哥,你……认真的?”


我与他对视,那样灼热的目光让...

醜到不敢 艾特

好像漏了一個字!抱歉!!!!!!!

是禮物,聊天裡是QQ,請加我要原圖qwq

【忘羡】无望奏

原著向《问灵》梗,短篇一发完,正文所有统共989


泠泠琴音自静室泻出,虽道动人心弦,细细听来,却是同一曲调,乃百家皆知者[问灵]。

约莫过了盏茶时间,余韵随人推门而散,一如往日。此人白衣胜雪,云纹抹额端正,隽逸面庞毫无情感,纵使上仙姿态,却似披麻戴孝。门外那些个白绒团见这冷面不惧,跃然涌来。那人屈腿随手抱起只在怀中抚弄良久,直至兄长携一小儿来访。

“兄长。”他将手中白兔放下,直起身来,转而问候:“他身子可好?”

“无碍。”其胞兄随小儿走来:“忘机,你······”

“不必劝我。”蓝忘机现下抱恙...

【漠尚】酒馆·捌

是半架空,但大半部分都是假的,时间完全错乱,人物及其性格与史实全然不同,ooc


那是唯一的信念,战到最后一刻。尚清华胆量极小,却未曾选择回避。哪怕这天要塌了,尚有高个儿顶着,他又如何惧呢?


他那母亲不知自何处修家书一封捎人带来,却道是新家添丁,问他可还安好。那薄薄信纸到手依稀见得是为人揉皱后压平,不规则褶皱昭示主人犹豫。但尚清华的心软了,盯着那婴儿照片静得出奇。


他都未有过拍照,倒让异父弟弟赶上了。


作为最活跃者,尚清华的沉默无疑惹人关注。但他只是盯着那相片,呜咽着一语不发。呜咽——多久未曾有过?要将那胸中郁结痛痛快快发泄一场,发泄地地动山摇才好,发泄到将一切都...

妄念

好似九又四分之一站台,乳白的雾遮挡了视线。邓布利多已经送走了波特,但他还是等在这里。在等谁?或许是双厚厚的羊毛袜子。究竟该不该骗自己,这实在不难选择。是的,他在等一个人。


将胡子打理整齐,把袍子换成传统西装,就像年轻那样。哦,这种如少女等待情人的感觉可真糟糕。


“或许不会来了。”邓布利多不知从哪掏出怀表,神情有些恍惚。他开始感到慌张,焦虑彳亍着,还是没有离开。还想再见一眼,就一眼也好,可他应该做什么,又应该说什么?


合眼是少年的拥吻,血誓悉心珍藏。


“只剩两个老头子。”熟悉的声音变得苍老,但邓布利多仍能感受那温暖怀抱:“是啊,盖勒特。”


就在纯白间,仿佛每一刻都被...

【霍游】

尝试意识流非原著设定黑化倾向


当天地万物都在离我而去;

当昔日荣耀都已化为泡影;

你依旧在我身旁未曾离去。

我失去除了你的一切,

我失去除了世界的你。

告诉我,亲爱的,

要以怎样甜蜜欺诈编织,

织出能与我共存的世界。

我不会放弃你,

哪怕锁在你的身旁亦是心甘情愿。


“你疯了。”

“不,我不会的。”至少你在时不会。

相互融入血肉的交融,为彼此打上烙印。

“有没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不会。”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唇齿间都是你的气息,这如此令我安心。

没有假设,没有如果。

将怀着高傲毁天灭地。

所以在我身旁将我束缚,亲爱的。

我不能保证我能做出...

【少暗】上

有私设,bug提醒我,没有时代指向。其实喜欢葱兰,贼拉香了可以说,我这人很俗的




独爱那兰花。常人到,兰花表杀手冷漠狠戾,那便是罢。其实他只是为那暗香的兰花先生罢了,是兰花先生给了他一个家。他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何奈面相天煞孤星遭人忌惮,到头来入最肮脏的行当。


他手中满是鲜血,他回不去了。


“师弟,又在想家了?”师姐把腰带递来:“不怕,这里就是家。”


“哦,好。”


暗香男弟子出了名的没地位,尤其师姐亲自狩猎做腰带那类。兰明空在被差使做些杂务时却有种甘之如殆的感觉,这让他知道自己还在被需要。匕首沾着血,不只有任务目标,还有自己的。锃亮寒光闪过一滴红,流入血...

【漠尚】交织·二

不得不说,身为国内市面上出现的第一款全息网游,《腐草为萤》拥有无与伦比的玩家数和良心精致的画质。画质尚清华已经领教,玩家着实让他震惊——密道出口正对新手村标志性建筑塔楼,也是大多数人出生点,门口俨然有叠罗汉的架势。似乎系统默认他从密道出来就不会进入,那个洞口瞬间被刷新,让他看来就像凭空出现一样。


这游戏没有分线吗?!尚清华忍住自己咆哮的欲望,挤过人群找到攻略中提到新手任务发布NPC村长,瞬间去了半条命。他只是一个普通小白领,平常上线时间就只有晚高峰时段,倒也怪不得谁,只是游戏体验极差。


“你好,村长,我想……”


没料村长居然直接蹦起,干瘪身体爆发出无限能量,直接离开原本坐标消...

【原創三部曲】整合

逃避


總是控制不住的去想,明明不想就沒事了。


為什麼要融入這個世界?不明白,乃至封閉。


因為經歷了,故而拒絕去瞭解。


什麼都不想接受,請不要再找了。


查無此人……輕聲說。


抱歉,世間查無此人……


在黑暗角落獨自安眠。


你看那顆遙遠星星,就來自那裡。


在等待那條蛇有一日幫助遣返。*


*:此句聯繫《小王子》結局會更懂一些


沈湎


在幻想中,擁有了所期盼的一切。


「不醒了。」


那些躍動著在眼前晃過,故而不斷想要去抓緊。


「再睡會兒吧。」


時間還早,先不要去面對世界。


「...

【原创】

易雨认为她该死,她没有资格活着。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善人,每一个人都盈满恶意。那些模式化的安慰话语都是哄骗孩子的,她没有用,她不值得活着。手臂上的伤疤分外狰狞,显得苍白皮肤不似真人。皮肉又一次划开,血流如注。

她已经胆小到不敢去死了。

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机器的,灰白监狱将她束缚在三点一线,她怕了,可是她不敢离开。

她只想要一个没有自私的拥抱。

“怎么办,我的朋友和我绝交了······”

“我感觉压力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