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骨科······我······

怎么登小号QAQ我不想拿雲茶的号发了我想留住这些东西

可是手机没收了笔记本没有我的小号

碎碎念

如果让所有人喜欢的话,就不是正常的人了。太完美会很累,让这般的累成为习惯就是可悲。这是自己想要的?还是自小为人灌输的三观所造成的?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

谁都没有答案,我们还在踌躇徘徊。

【霍游】

尝试意识流非原著设定黑化倾向


当天地万物都在离我而去;

当昔日荣耀都已化为泡影;

你依旧在我身旁未曾离去。

我失去除了你的一切,

我失去除了世界的你。

告诉我,亲爱的,

要以怎样甜蜜欺诈编织,

织出能与我共存的世界。

我不会放弃你,

哪怕锁在你的身旁亦是心甘情愿。


“你疯了。”

“不,我不会的。”至少你在时不会。

相互融入血肉的交融,为彼此打上烙印。

“有没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不会。”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唇齿间都是你的气息,这如此令我安心。

没有假设,没有如果。

将怀着高傲毁天灭地。

所以在我身旁将我束缚,亲爱的。

我不能保证我能做出...

【少暗】上

有私设,bug提醒我,没有时代指向。其实喜欢葱兰,贼拉香了可以说,我这人很俗的




独爱那兰花。常人到,兰花表杀手冷漠狠戾,那便是罢。其实他只是为那暗香的兰花先生罢了,是兰花先生给了他一个家。他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何奈面相天煞孤星遭人忌惮,到头来入最肮脏的行当。


他手中满是鲜血,他回不去了。


“师弟,又在想家了?”师姐把腰带递来:“不怕,这里就是家。”


“哦,好。”


暗香男弟子出了名的没地位,尤其师姐亲自狩猎做腰带那类。兰明空在被差使做些杂务时却有种甘之如殆的感觉,这让他知道自己还在被需要。匕首沾着血,不只有任务目标,还有自己的。锃亮寒光闪过一滴红,流入血...

【漠尚】交织·二

不得不说,身为国内市面上出现的第一款全息网游,《腐草为萤》拥有无与伦比的玩家数和良心精致的画质。画质尚清华已经领教,玩家着实让他震惊——密道出口正对新手村标志性建筑塔楼,也是大多数人出生点,门口俨然有叠罗汉的架势。似乎系统默认他从密道出来就不会进入,那个洞口瞬间被刷新,让他看来就像凭空出现一样。


这游戏没有分线吗?!尚清华忍住自己咆哮的欲望,挤过人群找到攻略中提到新手任务发布NPC村长,瞬间去了半条命。他只是一个普通小白领,平常上线时间就只有晚高峰时段,倒也怪不得谁,只是游戏体验极差。


“你好,村长,我想……”


没料村长居然直接蹦起,干瘪身体爆发出无限能量,直接离开原本坐标消...

【原創三部曲】整合

逃避


總是控制不住的去想,明明不想就沒事了。


為什麼要融入這個世界?不明白,乃至封閉。


因為經歷了,故而拒絕去瞭解。


什麼都不想接受,請不要再找了。


查無此人……輕聲說。


抱歉,世間查無此人……


在黑暗角落獨自安眠。


你看那顆遙遠星星,就來自那裡。


在等待那條蛇有一日幫助遣返。*


*:此句聯繫《小王子》結局會更懂一些


沈湎


在幻想中,擁有了所期盼的一切。


「不醒了。」


那些躍動著在眼前晃過,故而不斷想要去抓緊。


「再睡會兒吧。」


時間還早,先不要去面對世界。


「...

在线渣字

【原创】

易雨认为她该死,她没有资格活着。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善人,每一个人都盈满恶意。那些模式化的安慰话语都是哄骗孩子的,她没有用,她不值得活着。手臂上的伤疤分外狰狞,显得苍白皮肤不似真人。皮肉又一次划开,血流如注。

她已经胆小到不敢去死了。

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机器的,灰白监狱将她束缚在三点一线,她怕了,可是她不敢离开。

她只想要一个没有自私的拥抱。

“怎么办,我的朋友和我绝交了······”

“我感觉压力好大······”...

【漠尚】酒馆·柒

我自己都不喜欢非船走外链还是图片吧

【漠尚】交织·一

尚清华拆开快递,拿起《腐草为萤》的游戏头盔。他从游戏放出风声就开始攒钱,攒到快递到他家恰好公测第一日。


联通脑电波的设备开始运行,房间逐渐黑暗。


待到光线完全消失的那一刻,世界一片混沌,唯有黑暗是最为真实之感。尚清华下意识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来增强本就岌岌可危的安全感,迎接他的,却是极速下坠。


我要举报这个游戏,尚清华强行压抑内心慌张,疯狂吐槽:体验极差,说好是苏爽型全息模拟全新体验就是无限下坠?!


反胃愈发明显,最终终结于让人几近吐血的零分坠地。尚清华摸着背呻吟,刹那间被眼前景象惊呆:这竟是间破烂都无法形容的茅草屋!恶臭直钻入鼻腔,灰毛动物带着红色秃尾巴掠过脚背,全身倏...

绝望与希望

那是我见过最后一抹光。


它灭了。


世界比往常更加黑暗,黑暗到死寂。


没有陪伴,它曾有的。


本应习惯不是么?蜷缩一隅。


濒临疯狂。


“嘿,”萤火被点亮,“你还在吗?”


灼目刺眼,让眼泪流淌。

【谷戚】

有私设,是HE,中秋节快乐啊


戚容未曾未任何人着想过——他是堂堂小镜王,后来更是成为四害,有谁胆敢惹他就得见阎王去。他大抵上天入地也是没怕过什么人的,随心所欲而没个束缚。家?那算是什么东西,他早就没了。


直到他捡到个小拖油瓶,才知道自己算是栽了。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成天让他忌口少吃人。就个小孩算什么东西?每次戚容如是想,下一秒就得为谷子的神情屈服。得,八百年难得心软让他捡回来个祖宗。


节日鬼市总是热闹的,鬼生前到底也还是人。戚容带着谷子上街走,随手给谷子塞了个花灯和豆沙馅的月饼。


“爹,今天是什么日子?”


戚容心道,这便宜孩子还是问了,不太情愿地回...

下楼恐惧

他从楼梯上直接摔倒在水泥地,脸朝地,至今坚持鼻子比较塌是摔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不敢在楼梯的正中央走着下去。


朋友说,有亲人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总会想起当初差点爬不起来的自己,心里一凉,还是啧啧感叹他人可悲。


他知道自己更可悲。


他害怕没有依靠或没有靠边下楼,没有扶手就得靠边。


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未来的栋梁害怕下楼。有自知之明,他在试着克服,现在遇到陡坡都需要有人在旁边搀着。是真的怕啊。


已经不记得那些疼痛是什么感觉,最怕重演。


他不想思考原因,或者说他拒绝思考。思考通又能怎么样呢?会有什么效果吗?显然,他告诉自己,没有。


每...

【邱蔡】莫問歸途·续

其实是学过的内容,挺简单的,偷偷跑回来了,发现拖了好久……


字丑将就一下,抱歉了


莫問歸途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c6e44b

【微漠尚】孤

爸妈离异了。

我以前听说过离异家庭的孩子,夹在中间不尴不尬。一直以为是假的,直到今天才发现多实诚。他们都各自开始新的生活,我也没处可去,还好成年能养活自己,在出租屋里缩着。

扎进网络大概也就是那时候了,把压抑的不甘化作文字流淌,惨遭扑街,没想一气之下放弃以往文风迎合槽点的《狂傲仙魔途》一炮而红,还认识一个叫“绝世黄瓜”的终极黑粉。老实说我也不觉得这本书好,只是我想要被认可,而写这本书做到了而已。

其实还是想有人懂我埋藏的东西,不过我挺希望被人喜欢难以割舍的,就放飞自我了。看那些书评有时候也挺有趣,就是有点累。

他们喜欢的不是我的文笔,只在乎让他们“爽”的点而已。迎合大众口味,我的伏笔一个一个被删去,还...

欠条

1.漠尚点梗「魔王与法师」,点梗人神父菌同学

2.漠尚「酒馆」系列,更新随缘

3.漠尚「交织」连载

617续

@君愉 不满意可以改√

现代养父子设定,名字让我窒息
撞梗是不存在的,我写原创就是纯原创
看小说这种事情,消遣和学习好啊

时间概念仿佛已失去。窗是彩绘玻璃,类似欧式教堂,可惜没有壁画。那是杂乱的色块,扭曲,杂糅,交融,就像被融化的玻璃带着不同色彩碰撞。或许是明丽的,窗共两扇,林生与它们对视,他想,自己要疯了。窗被久久凝视,成为林生视网膜的底色。色彩不断刺激神经,刺激他想起这无用的身体。不得不说,装上这种玻璃的人,与它的制造者,本身就已经疯狂。

林毓即为制造者,与此同时,他是使用者。

是他不忍丢掉奂毓儿时乱做的东西,他是最初的罪。

他是原罪,他收养了恶魔。

林生迷惘的目光...

雲茶

在深淵的邊緣,你守護我每一個孤獨的夢
Had I seen the Sun,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雲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