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紋獨鳴【裝死】

我们的老师多无情呢?

“老师,这个周六还要上课吗?

“周六?周六当然要上课啊!”

“老师,国庆节能不能放七天啊?”

“国庆节你还想放七天啊?!”


所以说,吾等比凡人

少放了三天……(⌒▽⌒)

下楼恐惧

他从楼梯上直接摔倒在水泥地,脸朝地,至今坚持鼻子比较塌是摔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不敢在楼梯的正中央走着下去。


朋友说,有亲人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总会想起当初差点爬不起来的自己,心里一凉,还是啧啧感叹他人可悲。


他知道自己更可悲。


他害怕没有依靠或没有靠边下楼,没有扶手就得靠边。


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未来的栋梁害怕下楼。有自知之明,他在试着克服,现在遇到陡坡都需要有人在旁边搀着。是真的怕啊。


已经不记得那些疼痛是什么感觉,最怕重演。


他不想思考原因,或者说他拒绝思考。思考通又能怎么样呢?会有什么效果吗?显然,他告诉自己,没有。


每...

悄悄码字

困,没电了,周末见www

【邱蔡】莫問歸途·续

其实是学过的内容,挺简单的,偷偷跑回来了,发现拖了好久……


字丑将就一下,抱歉了


莫問歸途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c6e44b

【微漠尚】孤

爸妈离异了。

我以前听说过离异家庭的孩子,夹在中间不尴不尬。一直以为是假的,直到今天才发现多实诚。他们都各自开始新的生活,我也没处可去,还好成年能养活自己,在出租屋里缩着。

扎进网络大概也就是那时候了,把压抑的不甘化作文字流淌,惨遭扑街,没想一气之下放弃以往文风迎合槽点的《狂傲仙魔途》一炮而红,还认识一个叫“绝世黄瓜”的终极黑粉。老实说我也不觉得这本书好,只是我想要被认可,而写这本书做到了而已。

其实还是想有人懂我埋藏的东西,不过我挺希望被人喜欢难以割舍的,就放飞自我了。看那些书评有时候也挺有趣,就是有点累。

他们喜欢的不是我的文笔,只在乎让他们“爽”的点而已。迎合大众口味,我的伏笔一个一个被删去,还...

欠条

1.漠尚点梗「魔王与法师」,点梗人神父菌同学

2.漠尚「酒馆」系列,更新随缘

3.去年开坑的「漂御」连载

有靈感會跑過來更,沒有就裝死,掉粉我看得見就是懶得管也沒時間管,我又不是粉色軟妹幣沒法讓所有人喜歡我

話說到現在我掉粉掉了至少幾十吧……廢話太多

617续

@君愉 不满意可以改√

现代养父子设定,名字让我窒息
撞梗是不存在的,我写原创就是纯原创
看小说这种事情,消遣和学习好啊

时间概念仿佛已失去。窗是彩绘玻璃,类似欧式教堂,可惜没有壁画。那是杂乱的色块,扭曲,杂糅,交融,就像被融化的玻璃带着不同色彩碰撞。或许是明丽的,窗共两扇,林生与它们对视,他想,自己要疯了。窗被久久凝视,成为林生视网膜的底色。色彩不断刺激神经,刺激他想起这无用的身体。不得不说,装上这种玻璃的人,与它的制造者,本身就已经疯狂。

林毓即为制造者,与此同时,他是使用者。

是他不忍丢掉奂毓儿时乱做的东西,他是最初的罪。

他是原罪,他收养了恶魔。

林生迷惘的目光...

【微瓶邪】817快乐

其实末伏是昨天,私心拖到今天了
设定是长沙人习惯,昨天吃晚饭知道的,我就个生活在长沙的江西人

“诶,胖子,哪家有卖鸡的?”我拿着条凳坐在门口发呆,突然想起今天是末伏:“好歹我祖上是长沙人,长沙人夏天每伏都得吃只鸡。”

“天真同志,这立秋都过了……”胖子还没说完,闷油瓶直接把老黄历翻了出来。胖子捂着眼直道没看见,最后还是拗不过悠哉悠哉地去找养了鸡的老乡。

闷油瓶见胖子离开,坐在我那条凳子刚才胖子腾出来的地儿,还热乎。这天热,大花给装的空调忘了交电费,一把蒲扇给我烟头烫了几个洞没舍得丢,在手里呼啦呼啦的响,带来点风。这地方闷湿,最近估计又是年少因为当年倒腾坏了身体湿气入体,头疼。

没人说...

酒馆·陆

近代架空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de7309
南方人没怎么见过雪,有北方人看bug欢迎指出
请不要代入,即使真的有历史

在梦中。

巷内天地,小铺一间。八桌数凳,柜台角落。

虽是颇静了些,倒也是极好的。许于尚清华,此间酒馆,好甚。毕竟他在此处成长。且不说酒馆本身如何,单凭这点,尚清华便会认为它是最好。

那在内室夫妻又是何人?那孩童⋯⋯又有何罪?

种种不堪语言一并入了耳中,尚清华满面泪光的醒来。

梦啊。

“走。”

“嗯,大人,走?”尚清华眼角的泪尚未拭去,痴愣望着漠北君,他忽觉听不懂漠北君的...

【曦澄】惜澄

“蓝曦臣,你怎么来了?”江澄的声音犹带颤抖,但仍是冷漠神情:“蓝家事务想必不少,你⋯⋯请回吧。”

蓝曦臣怀着抱着蓝家人手中基本不可能有的天子笑,此刻放在一旁,伸手抱住江澄:“没事,晚吟,你永远都是你,我分得清的。”

“余生我伴你。”

余生我伴你
无关一切,我喜欢云梦江氏江晚吟

【光影】予你情书

渡影:

我想赖在你身旁,但我也怕你赶我走。可笑吗?我知道你会想笑我,可是没有办法。

渡影,我喜欢你。

也许等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他们都说强扭的瓜不甜,那我就把那些东西从此藏起来,以后就默默看着你吧。

以后忍流光这个人,会生活在影子里。

我能看见你,这应该算很幸福的事情。

忍流光

“忍流光!”逍遥渡影踹开门,脸上带着些许红晕:“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忍流光以为今天自己要死这儿的。

可是他没有。

柔软而干燥的,带着咸涩湿润,在脑海中把一切思绪都搅得一团糟。

道系清水写手,不知为何又被拦了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ce1c5e

我还是写完再整理吧,好戏要开场了

【漠尚】

哈子同学的小甜饼请注意查收(´▽`)
发现忘羡的恋爱循环和追凌的爱啦啦猴洗脑
@今天也是在太太文下表白水评的哈子√

自从上次被漠北君亲自接回魔族,尚清华简直要浪出天际,压制已久的浪在漠北君暗中(并不)放纵下发挥的淋漓尽致,诸如把纱华铃堵到说不出话。

在一次成功的将漠北君的小金库洗劫一空时,尚清华深觉漠北君这么久没打他可能是真的容忍。

啊,不愧是他的奥特曼儿叽⋯⋯呸漠北君。

好了伤疤忘了疼,专指尚清华对漠北君的态度。人的底线肯定得有个边界,漠北君这个性子顶多不理他,肯定得怕他这好爸爸回去。说到底就是个缺爱儿童,还是想要尚清华这样包容型人妻⋯⋯说错了,是皮皮虾型小强的爱来感化的。感化已...

P2正片,cp向我x诺

我真的好喜欢他,最喜欢他了嗷!

玩的结局十个有十个是自由职业

然后为了斯诺去搜攻略

我是真的……无法表达地喜欢斯诺qwq

送给各位曦澄女孩
P2原截图
P3P后原图

iOS自带功能真好玩

【漠尚】酒馆·肆

近代架空,别当真
人生思考也算凑字数但也不是全部没打算灌输随便写写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c2d573

尚清华整个人都在恍惚,他后悔跟着漠北君办事了。威风实在,是否有命享受又是一说。先前组织里确乎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的活计,现在翻倍来,更为危险。

组织中他天大危险也就背井离乡,漠北君带他是在政场军队乱晃,惹出事可是骨头没得吐。本也想过逃跑,漠北君早报一递就乖乖闭嘴。

早报里头条那被处死的孩子他当认识,顶善良,在他生命中切切实实存在过。枪毙啊,其身没一寸干净地方,直挺挺倒下,尚清华一想便反胃。

哇的一声,酸水吐在厕所,与之本身恶臭一同...

【追凌】

好久没写过小甜饼了

“阿凌。”

“何事?”

“我喜欢你。”

“阿凌,你的脸……红了呢?”

“出去!别打扰我!”

“好。”

“……等等,我,我让你走了吗?!”

“那阿凌是想我留在这吗?”

“谁,谁说的……”

“你别靠那么近啊!你要干什么!!!!!”

……

“阿凌的嘴,是甜的。”

“你,你……”

“我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蓝思追,你你你……”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我现在就离开,以后你不想看见我我就不会出现的。”

“不许动,站着。”

“嗯?”

……

“行,行了吧?”

“嗯。”

“阿凌,我现在好高兴。”

“你先别理我,让我冷静一下。”

“我等你。”

没啥东西啊?生气

【漠尚】酒馆·叁

近代架空,抱歉来晚了
某些字眼由于架空更改,不要对号入座,编的!!!
「或」也算国字写法嗷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b8271f

自己嘴咋这么灵,好的不灵坏的灵?尚清华拍拍自己的脸,跟着前方的军队往前走。1927年了,北讨在暗流中终于爆发,组织和或军合作,参与其间。尚清华本便是后勤人员,不过还是分配了活干:后勤。先前拿枪指着他的沈清秋竟直点名让他离开,准备时间都不给。

“大人……这……”尚清华抱住酒缸瑟瑟发抖:“这……这里却是小的的祖业,小的担心……”

沈清秋颔首:“你不必唤我作大人,清秋即可。”他向一旁的小二一指,示意尚清华有人...

【少暗】

先前被吃了
故事暑假奉上https://shimo.im/docs/OjwMupUuGMkTWAQj

【漠尚】酒馆·贰

近代架空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8c8bdc

麻烦事这种东西,你巴不得它未曾存在过。不过,如果逃避的话,反可能愈发糟糕。尚清华看着黑洞洞的枪管,腿一软,跪了,好半天受命令才爬起来。漠北君面前他是装出来的,枪后坐力多大,一个伤了肩部的人怎么也难扣下扳机。但现在,可就是真的了。无可祈求的,就平平安安过日子,为何这么难?

“别紧张,”沈清秋面上挂着笑,手却很稳,“便是问问酒缸中为何物罢了,不必害怕。”

我信了你的邪!尚清华暗中腹诽,明面上没有作声。这一看便是位大爷,也不知哪来的极品笑面虎,得罪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咯。当初一善,反没招来...

@山泽 直接就发了,如果jio得不太好就删顺带宣传一下~
一直觉得歧视是愚昧而无知的表现,希望世界太平

给大大发的字素就顺带得了呢

因为 @山泽 大大换昵称了,上个星期没来得及说

头像定制了解一下,炒鸡好看,抱住亲一口

【谷戚】说书体胡扯 下

http://jiuwenduming.lofter.com/post/1eacd9ec_ee6d2a03


听闻上回有人还想要后续?成,过去的事儿是没啥可聊的了,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现在的事儿。

上回我们就说到啊,这戚容投怀送抱,就进了谷神的怀里。不是最近出关的都知道什么个境况吧?那可不得了,神仙的宴席!老话说无巧不成书对不对?对,无巧不成书,这事儿给人记入史册了!

咋啦?不就是个魂来搅局嘛?那可不一样,没给禁制强行刷掉还活蹦乱跳的魂可是天下独此一个!也算是因祸得福,亏得谷神的成天给戚容补魂,有事儿没事儿瞎补补。瞎补补咋了?没咋样啊?不就是把本来就小强的戚容给打造成金刚不坏嘛。不过记入史册...

【原创】

现代,养父子设定

可能是浪费时间,开心就好

林生是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没有信仰,也不敢拥有信仰。

十三年前捡到林毓。

夏日闷热,猩红流过少年颤抖的右手,自雪锋滑落,滴下。弹壳嵌入那人的胸膛,但他还是贪心地拿出匕首。林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同养蛊般长大的杀手不尽相同,他并不是因杀而杀,而是为了复仇,并且为了以杀止杀,以血止血。

为了那些已经和以后消失的存在。

善后不会交给他这样的菜鸟处理,毕竟这是他的首次,有不头疼的豁免权。

角落,九岁的男孩发出一声绝望的呜咽。林生冷静下来的大脑被刺激,但他强迫自己必须小心,拖着难以行动的躯壳移向男孩所处的墙角。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抱住快要吓晕的男孩,陷入一片黑暗。

“...

【瓶邪】

几亿年前的东西突然被封……
不长,清水,不想再发全文,心累
https://shimo.im/docs/TxThYW14z4oINF0P

【漠尚】酒馆·壹

半架空

便说是繁华的城里,一个偏僻的巷子,开着酒铺,姑娘觉着这酒太烈,汉子觉着这酒太贵,贵人嫌这酒太次。

不是西洋的红酒罢了,尚清华对他眼中的常人只卖白酒。

来的人是各式服装的人物的人物,自觉快要醉酒就离开,没什么“你为何不爱我”的狗血言语。尚清华省得是什么人,他的小酒馆就是组织里人来吃酒的,情报交换也在这,一个不小心就是掉头的活计。但是尚清华没别的选择,他这人没什么用,只有父辈的酒馆。

他有好酒,给组织里人的,故而常人都嫌他给的酒不行,街坊都纳闷他怎么能开这么久。

没有招摇旌旗,以至于看见漠北君一身是血地进来时,尚清华以为是组织里没地方庇护的。他们这组织啊,是暗地里的,每人就认识那么几个,线人没了也就...

【原创】

是血吧?
谁的血呢?
为什么我听见他在哀嚎……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
血是温热的,汩汩涌出,不住伸手触摸
是那个人吗?指间湿润的所有者
我不信……
你们都在骗我……
抚上面庞,即使破碎,也可辨别的眉眼……
我在骗自己,可惜没成功……
是……真的是他……
本便处于深渊,偶来的一抹光,没了……
他没了……
还有什么意义呢?存活在这个污秽的世界……
我要去陪他,他会想我的……
反正我留着也会想他……

【双道】吾爱

娱乐圈的道长们,bug有,ooc怪我

宋子琛依旧记得他初见那人的样子,那双满载星辰的眸。第一次理解,什么叫人如其名。

“你好,宋前辈,我叫晓星尘。”

宋子琛是演艺圈出了名的面瘫,接剧都是清水,清水到牵手都是错位拍的。他适宜冷厉角色,戏路窄,一个目光能在六月天气让人如坠冰窟。虽说无法转型,但接下的不同设定都能完美把控,于是也在圈子里有了些名气。

“子琛,你的下一个通告是杂志封面。”经纪人坐在一旁,有些慌张地看了看表:“希望别堵太久……”

“第五次。”宋子琛淡淡提醒他。

“抱歉,一紧张就容易重复。”经纪人暗中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再回头,宋子琛正闭目养神。

也是,太累了。

现场一切准备就绪,坐在宋子琛旁边的小年轻身子...

【花怜】小甜饼(小到成渣)

fa城主生日快乐!

“哥哥,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但思索之后,还是要这样说。”

“三郎啊……”谢怜垂眸,不去与花城对视。

烛火摇曳,无声,映着红光。


开头的话是普希金的,真心觉得适合

© 九紋獨鳴【裝死】 | Powered by LOFTER